毒品犯罪

主页 > 刑事案例 > 毒品犯罪 >

潘某、徐某等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审刑事判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06-20 08:17 点击:
潘某、徐某等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寿光市人民法院
案  号 (2015)寿刑初字第395号
案  由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走私制毒物品罪
裁判日期: 2015年12月01日

寿光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5)寿刑初字第395号
公诉机关寿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潘某,无业。2014年9月19日因犯妨害公务罪被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缓期六个月。2014年11月16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寿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寿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君、张铭,山东联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某,绰号“小龙”,无业。2008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射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11年3月份释放。2011年9月因犯聚众斗殴罪被盐城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2014年7月17日减刑释放。2014年11月16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寿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3日由寿光市公安局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5年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寿光市看守所。
被告人余某,绰号“八百”,农民。2014年11月15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寿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3日由寿光市公安局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5年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寿光市看守所。
寿光市人民检察院以寿检公刑诉(2015)34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某、徐某、余某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于2015年6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寿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周亚男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张君、张铭,被告人徐某、余某到庭参加诉讼。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因需补充侦查,公诉机关于2015年9月15日建议对本案延期审理,并于同年10月15日提请恢复法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寿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10月18日以来,被告人潘某、徐某等人在唐某、孙某(以上二人另案处理)的指挥安排之下,在寿光市羊口镇渤海工业园恒威化工厂非法生产易制毒化学品盐酸羟亚胺1025千克。被告人余某、钟欢(另案处理)在吴某、罗某(以上二人另案处理)的安排下,于2014年11月14日到寿光市羊口镇购买盐酸羟亚胺7件,共计170.15公斤,后在返回四川的途中被公安机关查获。
对指控的以上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书证、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潘某、徐某、余某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条之规定定罪处罚。被告人潘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被告人徐某系累犯,同时适用第七十七条、第六十五条之规定。
被告人潘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提出其不知道生产的是易制毒化学品的辩解意见。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潘某不存在非法买卖羟亚胺的主观意图和动机,该只是一个受雇操作生产的工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潘某的行为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徐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提出其不知道生产的是什么产品;其与孙某系雇佣关系,起辅助作用;其不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辩解意见。
被告人余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提出不是其购买的羟亚胺的辩解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4年10月18日以来,被告人潘某、徐某等人按照唐某、孙某(以上二人另案处理)的安排,在寿光市羊口镇渤海工业园恒威化工厂非法生产易制毒化学品盐酸羟亚胺1025千克。
2014年11月14日,被告人余某、钟欢(另案处理)在吴某、罗某(以上二人另案处理)的安排下,到寿光市羊口镇购买盐酸羟亚胺7件,共计170.15公斤,后在返回四川的途中被公安机关查获。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证言
(1)唐某证实,2014年10月份,苏某联系其合伙办厂生产羟亚胺,后其与苏某、孙某商量在寿光租化工厂生产羟亚胺,其出资10万元并负责销售,苏某提供2.4吨原料邻酮,孙某负责在寿光租厂、改装设备、管理工人、生产产品等。其联系姓郑的技术员,并谈妥每生产成功一件羟亚胺,支付他4000元。后其让小郑与孙某到山东寿光看厂房是否合适,他们租下厂房后就开始改装设备准备生产。其还安排小龙到寿光的厂房帮其盯着厂子里的事。至案发,孙某等人共生产41件羟亚胺(每件25公斤)。其通过四川人冯某联系并将羟亚胺销售给他朋友。
(2)苏某证实,2014年10月,唐某询问其有无地方生产羟亚胺,其遂约孙某与唐某商量合伙在山东的化工厂生产羟亚胺,唐某出资并派去的技术员,其提供原料邻酮,孙某负责改装设备、管理生产等。唐某当场让小龙出去拿了10万元钱给了孙某。自2014年10月至同年11月,其共提供邻酮2.4吨,共生产41件羟亚胺(每件25公斤)。
(3)孙某证实,2014年6月份其与苏某、朱老板商谈在寿光租厂房的事情。同年10月份,其与苏某和唐某、小龙见面,唐某问厂里什么情况,苏某称厂房已经谈好,需要10万元定金,唐某当场让小龙出去拿了10万元钱交给其,并让其与一名姓郑的师傅到寿光看厂房。后其与倪某、郑师傅以及唐某手下的兄弟小龙到寿光办厂,其余工人都是从当地招的。同年11月6日、7日晚,其共接到苏某派人送来的货2.4吨,11月7日开始生产,10日生产了21件,12日生产了20件,共生产41件产品,每件25公斤。2014年11月12日、13日、14日在唐某的安排下,其带领倪某、小龙将生产的41件产品全部卖出。其知道唐某、苏某安排生产的产品肯定是国家禁止的,应该是违法的东西。郑师傅是厂里的生产技术员,小龙是唐某派来跟着郑师傅搞生产的,倪某也参与生产。
(4)倪某证实,孙某让其跟他到寿光的化工厂干活,月工资5000元,因其赌博欠外债很多,遂于2014年10月18日与孙某、小龙、郑师傅到寿光。孙某是化工厂的老板,安排生产;郑师傅是孙某请来的技术员,产品就是他生产的;其开始负责做饭和后勤,后来孙某让其与小龙管理工人、安排工人干活;孙某还让其和小龙向郑师傅学习生产技术。生产时郑师傅负责调度,其和小龙指挥工人把原料投到机器里,郑师傅就操纵机器,直到投料完成,机器正常开始工作为止。生产所需的原料都是孙某联系的,其不清楚。
其不知道生产的产品是什么,产品呈白色粉末状,用蛇皮袋装着,每袋约25公斤。共生产41袋。生产的产品于2014年11月11日、12日、14日晚上分三次卖掉,其不清楚卖给了谁,是孙某和小龙卖的。在生产过程中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曾问过孙某,孙某答“不该问的不要问,现在跟你说了你不懂,等你学会了你就自然就知道了。”其感觉生产的产品可能不合法;其也曾问郑师傅生产的产品,郑师傅也不对其讲。
(5)钟某证实,2014年7月份其因失业到成都投奔老乡吴某,后来知道吴某买卖毒品,吴某也慢慢安排其做一些事情。在其所在的组织中,老板是罗某,吴某是二把手,“八百”是司机。2014年11月12日晚,吴某发短信让其早休息,明天和“八百”出差。13日9时许,吴某开着一辆别克商务车接其到办公室,“八百”也在,吴某让其不用担心,一两天就回来,其他的事情已和“八百”嘱咐好了。当时吴某给了一部诺基亚手机和一张新电话卡,用该手机联系。然后其与“八百”开着那辆别克商务车出发,次日8时许到达寿光市。同日15时许,“八百”接了个电话,遂开车到离寿光市区十多公里处,路旁停放着一辆白色无牌本田商务车,从车上下来一人开着他们的车离开,半小时后又回来,其上车后,发现车上多了七袋东西,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6)陈某证实,2014年10月份,其经朱铁某生介绍将位于寿光市羊口镇工业园的化工厂租给孙某,每月租金8.5万元。孙某称生产一种化工小产品,量不大,一年最多生产100余吨,每吨产品能挣2万元左右。
(7)李明证实,其于2014年10月底到羊口一个化工厂打工,该厂被江苏一名姓孙的老板重新承包了。厂里共有17人,有6名江苏人(老板是那名姓孙的江苏人;一名姓倪的江苏人,负责生产;一名姓郑的技术员,负责生产操作;一名姓徐的江苏人,是姓郑的技术员的学徒;一名姓杨的江苏人,负责安装、维修设备;一名女的江苏人,在厂里做饭),3名河南人、2名济宁梁山人、剩下的是本地人。其负责在一楼开叉车搬运原料,姓郑的、姓倪的、姓徐的江苏人在二楼负责操作、加原料、看温度表等,但其不清楚具体干什么及生产什么产品,因为他们不让其他人上去看,也不让问,偷偷摸摸的很神秘。最后的成品是一种类似于红糖颜色的粉末状的东西,气味很刺鼻、刺激眼,平时生产时都带着橡胶手套、防毒面具等防护措施。生产需用5种原料,其中有溴素和氯化氢气体,不知道其余的原料是什么。原料桶上没有商标,有两种蓝色塑料桶装着的、一种银色塑料桶装着的。有些原料都是凌晨送来的。生产的产品也是凌晨装车运走。
(8)李友证实,2014年11月9日其到羊口镇一化工厂打工,老板姓孙,江苏人。还有三名兑原料的男青年,也都是江苏人,主要负责仪器。其主要干杂活,搬东西等。其搬动的原料上都没有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原料与产品均有刺鼻的气味,11月10日生产了21袋产品(每袋25公斤)。
(9)陈娇证实,2014年10月26日其到寿光市羊口镇工业园一个化工厂,负责给工人做饭。化工厂老板姓孙,江苏盐城人。男友徐某比其早来几天,还有两名江苏盐城的人。其不清楚徐某具体在厂里负责什么,其也没问过,也没去过车间。
(10)潘某证实,其于2014年11月9日到寿光市羊口镇一化工厂打工,老板姓孙。其负责将一种深红颜色、味道刺鼻的化工原料装进一个金属容器里甩干,再利用升降机运到二楼。四人一班,分两班倒,其每天从晚上七点干到次日早七点。
(11)景某证实,其于2014年11月7日到寿光市羊口镇一化工打工,负责将两种化工原料运到二楼一个铁罐旁,然后由郑工和倪工还有一名胖男子负责把原料用管子吸到铁罐里。郑工、倪工和胖男子都是江苏人,胖男子的女友在厂里做饭。
(12)李某、李昌某证实,其于2014年11月7日到寿光市羊口镇一化工厂打工,老板是江苏人。老板还自己带去几名南方人干活。其负责原料装卸及把原料输送到二楼,那几名南方人在二楼生产,不让其他人上去。原料有四种,其中三种是晚上拉来的,都由南方人自己装卸。
(13)王某、韦某证实,在羊口镇一化工厂打工,老板是江苏人,其主要干割草、挖坑、搬运原料等杂活。
(14)刘某证实,其于2014年10月28日到寿光市羊口镇渤海化工园的恒威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负责设备维修和电器维修。老板姓孙,江苏人。还有一名姓郑的技术员、一名姓倪的男子和另外一名青年都是江苏人,负责生产,工人只负责把原料放在车间里面,那几名江苏人在车间里面生产,其他人不让进车间。生产的产品呈粉状,比较刺鼻。2014年11月10生产出第一批产品,用编织袋装着,每袋25公斤,共21袋。
(15)刘民某(东营永鑫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生产部门经理)证实,其公司生产四氢呋喃,是一种化工原料,属于危险化学品。寿光羊口镇恒威化工厂与公司发生过两次交易,第一次购买了约20桶四氢呋喃,最后一次是2014年11月14日购买了23桶。每次都是他们厂联系公司负责销售的吴某朋,谈好价钱、对方付款后,吴某朋再通知其发货。
(16)吴某朋(东营永鑫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员工)证实,公司销售一种化工产品四氢呋喃,这是一种有机溶剂,是无色透明的液体、有一点刺鼻气味,必须装在铁桶中保存。公司与寿光羊口恒威厂发生过业务,是羊口一名姓郭的男子先联系其,后该郭姓男子和一名江苏人到公司厂看了看。2014年11月1日和14日,分别购买了4.14吨。其收到货款后,由刘好民负责找车运输过去。
(17)任某华证实,2014年11月,其给东营一个刘经理分两次送化工品至寿光羊口一化工厂,两次共送货46桶,桶内物品为液体,桶上没有标签,每桶重180公斤。一名姓郭的男子接的货,一名江苏口音的男子支付的运费。
(18)王某证实,2014年10月底,郭某让其帮忙联系购买溴素,后郭某将货款51300元打到妻子郭秀艳的农行卡上,该款包括容器的押金。11月14日郭某让其再帮他联系3吨溴素,并打款46500元,但15日送货时,郭振的电话打不通,该3吨溴素遂没有送去。
(19)张某启证实,2014年11月上旬,肖某和江苏姓朱的老板让其到寿光羊口送货,说是危险化学品,用蓝色的桶装着,共9桶,约2吨。后其与接货人联系,让其从寿光西高速路口下来,对方开着白色捷达车来接货,接货的人把货装到他们开来的一辆白色货车上。
(20)朱某亮证实,2014年11月中旬,其工作的化工厂通过肖永利的亲戚向寿光送了8、9桶邻酮,用蓝色的桶装着,一桶200千克。
(21)肖某利证实,2014年11月上旬,经其介绍张传启向寿光运输一批货,具体什么东西其不清楚。
(22)杨某平证实,2014年10月26经朱某介绍其到寿光羊口一化工厂打工。化工厂负责人姓孙,江苏盐城人。还有郑工、小倪及一名青年男子,他们都是指挥干活的,也是江苏盐城人。那名江苏盐城的青年男子的女朋友负责做饭,其负责设备安装与维修,其余都是本地工人。孙总和朱铁生称厂里生产除草剂,但其听工人称都是晚上加料干活,而且车间里味道刺鼻。
(23)郭某证实,其工作的寿光羊口的化工厂是朋友陈海梅建的,因经营不善而倒闭。后孙某经淄博一名姓朱的男子介绍承包了该厂,其经陈海梅介绍于2014年10月20日来该厂工作。同年10月底郑金田来厂里时从江苏带来技术员郑工(负责生产、配方及产品质量),一名姓倪的男子和“小龙”,他俩进行生产,小龙的女朋友负责做饭。此外厂里还有几名工人和保安。因其是本地人,比较了解情况,孙某让其联系办理企业手续、联系购买原材料等。其帮孙某联系购买过四氢呋喃、一甲胺、溴素、氯化氢等。孙某还自己购进一种在蓝色桶里装着的原料,都是晚上进的。因车间里味道很大,其没进过车间,不清楚具体怎么生产及生产什么,听说是生产除草剂。
2、鉴定意见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具的物证检验报告证实,经鉴定,送检的1-7号检材(7份可疑粉末)中均检出羟亚胺、氯胺酮成分;送检的1-6号检材(6份可疑液体)中均检出邻氯苯基环戊酮成分。
3、勘验笔录
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证实,对寿光市羊口镇渤海路恒威科技化工厂进行现场勘验检查详情。
4、辨认笔录
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被告人潘某辨认确定在寿光市羊口镇工业园内一工厂车间内制造生产羟亚胺的作案地点及生产羟亚胺的设备、原料等情况;经钟欢辨认,确定指使其运输易制毒物品的吴某、罗某的身份情况;经刘鉴诚辨认,确定姓郑的技术员为被告人潘某,确定姓倪的江苏男子为被告人倪某,确定另外一名江苏男子为被告人徐某。
5、书证
(1)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证实,案件侦破情况。
(2)被告人潘某提供的制作过程说明证实,被告人潘某在寿光市羊口镇渤海工业园恒威化工厂内加工羟亚胺所需的原料、使用比例及加工过程的详情。
(3)物证照片证实,从被告人徐某处扣押的其记录生产工艺的笔记本以及记录的生产工艺步骤详情。
(4)称重笔录证实,2014年11月15日11时15分至11时50分,东明县公安局侦查员侯煜、卢志杰在见证人张某的见证下,在东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院前,利用磅秤,现场对粤A×××××灰色商务别克车内的7个黑色塑料袋标号后进行分别称重,1号袋毛重24.35千克,2号袋毛重24.6千克,3号袋毛重24.35千克,4号袋毛重24.4千克,5号袋毛重24.35千克,6号袋毛重24.35千克,7号袋毛重24.35千克,共计170.75千克。
(5)被告人余某手机短信截图证实,189××××4544(余某妻子彭敏电话号码)给余某发来的短信内容详情。
(6)收到条证实,2014年10月19日,朱某生收到安装费人民币五万元。
(7)合作协议证实,2014年10月19日,孙某与陈某梅签订的协议详情。
(8)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从被告人徐某、余某等人处扣押的手机、银色别克商务轿车、羟亚胺疑似物等物品。
(9)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2014)都刑初字第90号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潘某于2014年9月19日因犯妨害公务罪被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缓期六个月。
(10)人口信息证实,三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11)江苏省连云港监狱狱政管理科出具的关于徐某的服刑证明证实,被告人徐某因聚众斗殴罪被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刑期自2011年9月1日起至2016年5月31日止。2012年3月29日到该监狱服刑改造。服刑期间,被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1年10个月14天。2014年7月17日,减刑释放。
(12)办案说明、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实,同案犯孙某、唐某因涉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已被江苏盐城市公安局逮捕。同案犯吴某、罗某已被寿光市公安局上网追逃。
6、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三被告人的供述已记录在案。
本院认为,被告人潘某、徐某、余某违反国家规定,在境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数量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被告人徐某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潘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予以并罚。被告人余某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潘某、徐某系预备犯,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潘某提出其不知道生产的是易制毒化学品的辩解意见和被告人徐某提出其不知道生产的是什么产品,不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辩解意见及被告人余某提出不是其购买的羟亚胺的辩解意见,因与事实不符,对上述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潘某的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潘某的行为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辩护意见,因证人证言与被告人潘某在侦查机关的供述相互印证,能够证实被告人潘某生产易制毒化学品羟亚胺的事实,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院为保护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徐某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1日起至2017年5月22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潘某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撤销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2014)都刑初字第90号刑事判决书确定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的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16日起至2016年11月7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余某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1日起至2016年5月21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董凤丽
审判员 王伟霞
人民陪审员 董祥丰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书记员 赵秀杨

  联系人:张律师

   电话:18763698007

  邮箱:332180406@qq.com

  地址:山东省寿光市

Copyright© 2002-2019 寿光联邦律师-尚法团队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19218号-1